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专访聂远:生涯中是钢铁直男,不懂女人的套路

文章来源: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发布时间:2018-12-15   【字号:         】

原题目:专访聂远:生涯中是钢铁直男,不懂女人的套路

久未在电视荧屏上露面的聂远,此次依附《延禧攻略》一不小心就红了。在这部剧里,聂远饰演的乾隆天子完全是反套路,又萌又傲娇,从来不吃女人撩汉那一套,还总是以为她们觊觎自己的美色,想蛊惑自己,吐槽能力堪称十级,被网友们封为“鉴婊专家”、“史上最皮天子”。

聂远笑称,网友们的这些谈论算是给他打开了一个新天下。生涯中的聂远完全是个老干部,很少上网,更无暇刷微博。直到由于《延禧攻略》而频上热搜,他才正儿八经地最先与网友们互动。“鉴婊专家,我之前从来没听过这个词。像什么油腻中年男子,666,2333啊,我都是由于这些网友才知道。”

虽然此次演的乾隆把网友们逗乐了,但聂远在拍戏时却是很严肃正经地看待这个角色。为了演好乾隆,聂远专门研究了乾隆的传记,深刻相识了人物的心理。在聂远看来,乾隆骨子里就是很自恋、傲娇的人,“以为天下都是他的,所有人都想去贴他,你就别想在他眼前耍什么花花肠子。以是我并没有去刻意装成那样,或者刻意去搞笑,而是心田真正有了这个工具,那样演出来的感受才是对的。”

生涯中的聂远,和他所饰演的乾隆差异还挺大的。许多网友都说他是古装美女子,可他却从来没把自己归于谁人行列,“我一点都不自恋,也不矫情,活得挺随意的。”他还自嘲是钢铁直男,完全看不透女生的套路,“我是一个比力简朴的人,做人很真诚,没那么多钩心斗角,挺直来直往的。”

对话聂远:戏外也受“妃子”接待,不会像陈建斌那样头疼

Q:最最先是怎么接到乾隆这个角色的?

聂远:实在我跟于正先生熟悉许多年,于先生之前也找过我好频频。可是那时间一定是缘分没到,主要是我的缘故原由。这一次我听说的《延禧攻略》讲的是乾隆的故事,我就很是有兴趣,很是想演,然后就跟于先生见了频频面,在于先生给了这个时机的情形下,我们促成了这次互助。

Q:由于这部剧,现在许多网友都成了帝后党,以是在你看来,为什么乾隆会对富察皇后那么痛爱呢?

聂远:历史当中的乾隆和富察皇后是原配来的,青梅竹马长大的,他们自己就很好。我以为,乾隆真正打心底里一生最爱的女人就应该是富察,甚至富察死了以后,他实在许多年都没缓过劲来。对这些历史有一些相识以后,我们剧本这些细节上实在也做到了,那无非就是在去演绎的时间,发自心田地看待这个角色,再说是那么悦目的秦岚姐姐来演,我以为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延禧攻略》剧照

Q:网友看剧的时间都说,你看秦岚演的富察皇后的时间眼睛里全是爱,以是其时是怎么演出这种感受的?

聂远:实在我是把平时对她的崇敬之情的那种眼神稍微调整了一点,收了一点,我以为在戏里就酿成了恋慕之情。

Q:实在许多网友在看小说的时间,可能对乾隆不是那么伤风,可是看你演了以后完全被你迷住了,听他们这么评价你什么心情?

聂远:看剧本的时间我对乾隆挺伤风的。我看的时间可能看到了剧本和小说当中没有写出来的那种工具。真正你要去演绎这小我私家的时间,实在他是有血有肉的,他可能在大臣眼前是一个做派,在所有后宫妃子,差别的妃子眼前可能都是纷歧样的。我以为这种情绪和这种感受,实在可能需要我们演员去体会。那至于怎么行止理呢?可能每个演员处置惩罚的方式纷歧样,可是我去演的时间,我基础真没想过说似乎哪段是挺有意思,哪段是挺好玩,真没想,实在都是发自心田的,就把那种心态放进去就好了。

Q:乾隆很爱富察皇后,那你以为在他眼里其他的后宫美人三千算什么呢?

聂远:剧中我以为对他来讲是一个烦心的事情。可是你说他对这些人有喜好吗?我以为是有的。乾隆实在照旧蛮喜欢女孩的一个天子,只是他分得很清,好比说富察可能是他最爱的,那其他的可能是在某些阶段跟他有一些志同志合的工具,或者有他责任的工具。就好比说富察没了以后,他要立后,这是上面给的规则,这是他作为一个天子必须要有的设置,这些我以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Q:那若是是你本人的话,这么多妃子里头你会喜欢哪一种类型?

聂远:我可不敢喜欢她们。你看每小我私家都很有特点,每小我私家都有主意,这些我以为都搞不定她们。真的,照旧当天子吧,天子比力能控制,让别语言就别语言了。

Q:可能有些网友会好奇,刚最先皇上是挺看不上魏缨络的,后面怎么会跟她发生情感呢?

聂远:我小我私家的明白实在天子有那种警备心里的,以是他会想她就是居心在蛊惑朕,我以为他这种心理是正常的。可是通过一件一件的事情,在魏缨络身上他看到了可能区别于通俗宫女和通俗身边女人的一些特质。再走到后面的时间,他发现魏缨络身上的工具可能有跟他许多契合相通的点。

Q:也是很单纯、不做作?

聂远:是的,照旧真挚,他们的工具是真挚的。

Q:那你以为吴谨言她的体现怎么样?

聂远:吴谨言,真话实说,最先我们是捏把汗的。不是为吴谨言捏把汗,是由于这个角色太重了。在开机的时间,我就跟各人说,吴谨言成了,这个戏才气成,吴谨言失败了,这个戏没有人会看的。今天的效果已经告诉你了,可能她没有那么优异,可是我以为她完成了这个角色,而且在我眼里是不停地完成得更好。固然有不足的地方,不足的地方转头我单独跟她聊。

Q:网友看了这部剧以后把你演的乾隆封为鉴婊专家,对此你有什么样的感想?

聂远:就这个词有点太网络,我以为可能实在就是,他照旧脑子很清晰一个天子。他今天在做什么,他想要什么,他每一个行为,每一个决断,实在他挺有主意的。就你也别在我眼前耍花花肠子,我一看我就明确,我也不用给你留体面。由于他是天子,这个可能是他傲娇的一面,我以为这也是一个明君的所为,挺好的,挺有意思的。

Q:那你以为他会不会有一点傲骄,有一点自恋?

聂远:有,我小我私家以为天子几多都市有一点。你想天下都是他的,他这种傲骄是骨子里带的,不是说他装出来的。以是我以为这个戏演的是对的,不是去装、去演,我是以为我打心里就这么以为,我是认真的,我并不是由于我以为我优异,是我原来就优异。

《延禧攻略》剧照

Q:那鉴婊专家这个词,你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吗?其时看到就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情?

聂远:在我的心里没有这个词。我由于网友才知道一些网络盛行语,什么666、2333这些工具我才知道,以前我们实在不太去关注这些工具。

Q:以是之前是走老干部风?

聂远:实在不是走,可能就已经步入到谁人道上了。

Q:之前陈建斌演《甄嬛传》的时间他就说,每次戏一拍完,那些妃子就最先唧唧喳喳谈天,他特殊头疼,你拍这部戏的时间会有这种感受吗?

聂远:我以为还挺好的,由于我们这个组,每小我私家都挺认真的,都挺琢磨自己正事的。就是我演戏怎么着的,横竖就一点戏他都要跟你掰扯一下。那有一个这样的情况,我以为不管是男的多照旧女的多我以为都不主要。要害是女的多有点福利是什么呢,她们都老爱吃工具,然后把吃的,那种小风扇送我一个,挺兴奋的。

Q:以是你在戏外也挺受她们捧的是吗?

聂远:我们剧组男演员少,而且自己就演皇上,人物关系都是这样的,各人都在一起谈天,再说了我对她们也很善意,我像年老哥一样照顾她们,我以为她们没有理由对我欠好。

Q:陈建斌演《甄嬛传》的时间,就被讥讽说,那些妃子拍完戏之后都不太理他,但感受你还挺有女因缘的??

聂远:我以为陈先生太威严了,太严肃了。陈先生我跟他互助过三回,他是相对来讲可能,就是更沉的一小我私家。那我们自己,他们年事也跟我相差不了几岁,或许都是年事差不多的,聊一谈天,参考一下事情是可以的。

Q:这部戏火了以后,许多网友就把你以前拍的那些古装戏都翻出来了,就说你是无敌美女子,以是你以为自己是一个无敌美女子吗?

聂远:说真话这一点我得谢谢于正先生,于正先生以为我还可以演这种所谓的美女,我从来没把自己当做是这款。由于我以为我就是个演员,然后我只对我的角色卖力任。

Q:那你以为你会跟乾隆一样,也比力自恋吗?

聂远:没有,这个我真没有,由于我是个生涯中挺随意的一小我私家,在穿衣服和饮食起居上,我都不是那么矫情的人,活得比力自然。

Q:这么多年观众一直夸你长得悦目,你听了后什么心情?

聂远:我以为看看其他的呗,我照旧希望观众记着我的角色,比我悦目、比我年轻的太多了,我以为那些都不是最主要的。

Q:你也说乾隆他是一个很智慧的人,看得出那些妃子的招数。以是生涯中对于女人的套路,你是比力相识,照旧说是个钢铁直男,完全不懂?

聂远:我说真话,由于我是一个相对比力简朴的人,在我的价值观和我受的教育当中,我以为人都是需要真诚的,没有那么多钩心斗角,各人都是直来直去的,有什么说什么。

Q:实在观众有一段时间没在荧幕上看到你了,就感受你是要么不出来,一出来马上就又火了。那现在你是怎样的一个心情?

聂远:今天这个《延禧攻略》播成这样实在我心里照旧有点小窃喜,由于我是以为各人对我们的这个戏和这小我私家物,他实在是有认可的,是对我们之前那么热的天去干了这件事情,各人都那么认真,从头至尾,我以为这个是我特殊开心的地方。而且他们是真的发自心田写的那些谈论,那真的看戏了。

Q:那你是不是还挺庆幸其时有跟于正先生争取这个角色?

聂远:固然,于先生是挺有前瞻性的,他以为这个戏会有挺好的效果。我以为于先生做戏的态度,包罗我们在拍摄历程当中,所有事情职员的态度,我以为这个戏也会有好的效果,由于剧本的基础在这个里头。一剧之本,没有好剧本什么都是空谈。

Q:那火了以后会不会想一气呵成,之后多接几部作品?

聂远:我倒以为若是引起各人的注重以后要更稳重,为什么呢?由于以前可能你演一个无所谓的角色,人家不会在意,或者一看而过。那今天这个戏各人都以为演得不错,那若是你再泛起的时间,观众对你就不像以前那样宽松了。由于我以前走过这样的弯路,也有过角色引起过各人的注重,然后对自己的要求和在选择戏上可能有忽略的地方。但现在的话,我以为接下来宁肯不拍,我要拍就拍好的,倒不是说一定要演一个绝对男主角,也不是说一定演正面的,可是演出来的角色一定要让各人有讨论度。我以为这个就是作为演员对自己的要求。

(姜佳敏/文 马森/图)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公顺王)

专题推荐


© 1996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沪ICP备196689号-4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